鹧鸪天・吹破残烟入夜风翻译赏析_作者柳永

发布时间:2014-11-17 11:18:39 编辑:童鞋会

<鹧鸪天·寒日萧萧上琐窗>作者是宋代文学家柳永。其全诗如下:
吹破残烟入夜风。一轩明月上帘栊。因惊路远人还远,纵得心同寝未同。鹧鸪天・吹破残烟入夜风翻译赏析_作者柳永
情脉脉,意忡忡。碧云归去认无踪。只应曾向前生里,爱把鸳鸯两处笼。
[前言]
<鹧鸪天·吹破残烟入夜风>是宋代柳永的一首词,这首词精粹警拔,甘之如饴。上片四句,前两句写景,后两句抒情。下片妙在后两句,前生有缘爱自可相期,是自慰语,也是祝祷语,更是期待语,语“愿天下有缘得都成了眷属”词异意同,它使全词拔高了一个音节,可堪细味。
[注释]
①情脉脉:<古诗十九首·摇摇牵牛星>:“盈盈一水间,http://gs.tongxiehui.net/36168.html脉脉不得语”“脉脉,情意绵绵,凝视不语得样子。鹧鸪天・吹破残烟入夜风翻译赏析_作者柳永
②忡忡:忧虑不安。<诗经·草虫>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”。
③“碧云”句:谓即使归去夜很难寻得旧欢。碧云,碧空中得云,喻指远方或天边,多用来形容离愁别绪。
④“只应”二句:是说男女情事须有缘分,前世有缘今世才能相厮相守。前生,佛教认为人有三声,即前生、今生、来世。生,亦作“世”。前生即前一辈子,对今生而言。唐寒山<诗>之四十一:“今日如许贫,总是前生作。
[译文]
夜幕降临,倏忽间清风吹散了薄烟,在窗棂竹帘之外,渐渐升起了一轮明月。因畏路途杳杳更忧人心未合,即使能结同心,恐不能同处一地。
情义绵绵,思绪翩翩。剪不断,理还乱。云儿啊,再回去只怕了无踪迹(认不得归路)。这样的事、情思应该只有在前世里显现,总是喜欢将两地鸳鸯放一起。
[鉴赏]
词精粹警拔,甘之如饴。上片四句,前两句写景,后两句抒情。写景清冷空寂,抒情韵悠意远。“路远人还远”前冠“因惊”,遂得精警拔俗之妙。所谓“人还远”,即人更远也,即心远也。与欧阳修“平荒尽出是春山,行人更在春山外”用意想埒。只是欧词是从闺妇感受言之,柳词则以行人心会出之。俱可称俊语。
下片妙在后两句,前生有缘爱自可相期,是自慰语,也是祝祷语,更是期待语,语“愿天下有缘得都成了眷属”词异意同,它使全词拔高了一个音节,可堪细味。<全宋词>此词调名下唐圭璋括注一行小字曰:“案此首调名原作<瑞这股>,非,今按律改。”

分页: 1 2 3
更多相关内容:
如果你喜欢本页,请不要忘记收藏哦